Frodo smile by ebe kastein.jpg
弗罗多·巴金斯
Frodo Bagins
基本信息
头衔 持戒人
出生 第三纪元2958年9月22日,生于夏尔
居住地 袋底洞
势力信息
种族 霍比特人
家族 巴金斯家族
人物关系
父亲 卓果·巴金斯
母亲 普莉缪拉·白兰地鹿
友善 山姆怀斯·甘姆吉
梅里阿道克·白兰地鹿
佩里格林·图克
涉及作品
书目 魔戒I-魔戒同盟
魔戒II-双塔殊途
魔戒III-王者归来
电影 指环王:护戒使者
指环王:双塔奇兵
指环王:王者无敌
演员 Elijah Wood
体貌特征
性别
眼睛 褐色
服饰 秘银锁子甲
武器 刺叮剑
坐骑 大步佬
配图:Ebe Kastein

弗罗多·巴金斯Frodo Baggins)是一位第三纪元霍比特人,因携带至尊戒远赴魔多而名载史册。在这场历时3个月的远征中,弗罗多历经重重艰险,携带魔戒抵达末日山,并最终将其销毁。在中洲历史上,他是当之无愧的最负盛名的霍比特人。因“持戒人”的身份,他得以乘船从灰港出发,抵达蒙福之地阿门洲,并在那里安度余生。在所有霍比特人中,只有他与另外两位“持戒人”得此殊荣。

生平

早年经历

弗罗多·巴金斯出生于夏尔历1368年9月22日。他的父亲是正派可敬的卓果·巴金斯,母亲是普莉缪拉·白兰地鹿。在一次月下泛舟中,夫妻两人不幸坠河,双双淹死,留下12岁的弗罗多住在白兰地厅,由他母亲的族人抚养长大。弗罗多的监护人是他舅舅,“金老爹”罗里马克·白兰地鹿。他童年最惊险的经历,要数有一次去马戈特农夫的农场偷蘑菇,结果被三条狗一路从豆园庄撵到渡口——这件事他直到成年后还心有余悸。

弗罗多一直在白兰地厅住到夏尔历1389年。那年比尔博·巴金斯99岁,他收养了弗罗多做继承人,并把他带回霍比屯袋底洞一起生活。弗罗多很喜欢这个和自己同一天生日的“古怪”舅舅——比尔博会教他认字,给他讲各种古老的传说故事,甚至指点他一两句精灵语。据说,他还带弗罗多去看过在夏尔边界外游荡的精灵。不过,这份叔侄关系对于萨克维尔-巴金斯一家来说,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他们一直觊觎着比尔博财产的继承权。

第三纪元3001年,比尔博计划为自己的111岁生日(同时也是弗罗多的33岁成年礼)举办一场盛大的寿宴。此外,这也是他离开夏尔的告别盛宴。当他在宴会中途突然“消失”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提前知道这回事的弗罗多倒觉得挺好玩。弗罗多回家后,发现比尔博不仅留下遗嘱、指定他为袋底洞的主人,还给他留下了一枚“魔法戒指”。

参加这场寿宴的还有比尔博的老朋友——巫师甘道夫。他在宴会结束后两度来到袋底洞,警示弗罗多妥善保管那枚魔戒,且千万不要使用它。然后他便离开了。

袋底洞之主

弗罗多将比尔博留下的临别赠礼分发给其余霍比特人——每一件都有比尔博亲手写的签条。往后整整17年的日子舒适且悠闲,弗罗多一人独居,时常和好朋友佩里格林·图克梅里·白兰地鹿一起游山玩水,但更多的时候他独自一人漫游,有时甚至会去很远的地方,探索夏尔地图上的未知地带。

第三纪元3018年4月12日,长久不曾出现的甘道夫突然到访袋底洞,并带来了一条可怕的消息:那枚“魔法戒指”其实就是索隆的“至尊戒”,是一件有着数千年历史的邪恶、强大的事物。几年前,甘道夫在阿拉贡的帮助下搜寻比尔博的故事中提到的、魔戒的前持有人咕噜,并从他的口中得知:他曾去过魔多,被大敌捕获,透露了戒指的讯息和下落。经过一番讨论,弗罗多决定离开夏尔,以避免危及周围的人;甘道夫则要求山姆·甘姆吉随行,并建议弗罗多使用“山下先生”作为旅途中的假名。

最后,弗罗多决定在自己五十岁生日那天离开,并接受了甘道夫的提议,打算向东走前往幽谷。为了避人耳目,他把袋底洞卖给了洛比莉亚·萨克维尔-巴金斯,买下了雄鹿地克里克洼的一栋房子,声称自己决定搬家,作为出发去东边的借口。

六月末,甘道夫听说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传闻,打算南下去收集消息,但他保证会及时赶回来参加告别宴。然而秋日将尽,出发的日子逐渐到来,甘道夫依然未归。生日过后第二天,弗罗多让梅里和他表兄小胖(弗雷德加·博尔杰)先把剩余行李打包、搬去新家,自己则焦急地在家中等待甘道夫。夜幕降临,依然等不到甘道夫,他只能与皮平和山姆一起离开了袋底洞。

征途之始

三人出发后不到一天,就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身着黑衣、骑黑马的黑骑手。弗罗多莫名感到紧张,让大家提前躲开这个骑手;同时,一股欲望令他想戴上那枚魔戒,但还没等戴上,黑骑手突然离开了。山姆回想起他们离开夏尔那天,也有一个黑骑手与他父亲汉姆·甘姆吉交谈过。

当晚,又一个黑骑手追上了他们,幸而一群精灵正巧途经,优美的歌声将其赶跑。领队的精灵名叫吉尔多,他热切地欢迎了三个霍比特人,带他们一起上路,并赞扬了弗罗多的精灵语造诣。吉尔多拒绝讲述太多关于黑骑手的事,但他建议弗罗多能避则避、尽快上路。精灵们在日出前就离开了。

第二天,三人决定从昨晚驻扎的林木厅抄直线小道前往雄鹿镇渡口。路很难走,他们不慎走偏了方向、来到老农夫马戈特的豆园庄。弗罗多想起小时候偷蘑菇被狗咬的事,有些害怕,但马戈特不计前嫌招待了他们。交谈中他说起,就在三人到达前,有个黑骑手向他打探“巴金斯”的消息。晚饭后,马戈特用小马车载着三人去了渡口,与梅里汇合,还送了他们一篮蘑菇。

前往布理

在克里克洼,皮平等人在饭后向弗罗多透露了他们对于魔戒的了解,并坦言他们一直在偷偷打探这件事,令弗罗多十分震惊。他们向弗罗多保证,无论如何都会与他一起上路。第二天早晨,他们留下小胖看家,四人进入了老林子。林子里树木浓密,他们不幸迷了路,误走到柳条河边,又被柳树老头困住,动弹不得。所幸汤姆·邦巴迪尔出现,帮他们脱了困。四人来到邦巴迪尔家里,见到他的妻子金莓,并在那里住下。当晚,弗罗多梦见一座高塔上有个白发老人被巨鹰带走。

第二天,他们向邦巴迪尔讲述了一路的经历,弗罗多惊讶地发现邦巴迪尔不仅带上魔戒后不会隐形,也能看见带上戒指后隐形的自己。

离开汤姆的家后四人继续前往布理,却在古冢岗被尸妖抓住,这一次又是汤姆·邦巴迪尔前来相救。弗罗多的三位同伴带上了古冢中找到的西方匕首。

四人抵达布理,依邦巴迪尔的推荐入住跃马客栈,弗罗多用了“山下”作为假名。

吃完晚餐后,弗罗多和皮平、山姆一起前往大公共休息室聊天。他留意到休息室的墙边坐着一个游民,攀谈后得知那人名叫“大步佬”。此时皮平兴致高涨地开始讲述比尔博的告别宴会,为了阻止他泄露秘密,弗罗多跳上桌子唱起了“月仙之歌”,却在唱到第二遍时不慎摔倒,戒指正巧滑上手指,令他突然消失,吓到了所有人。

回到房间,弗罗多、皮平和山姆发现大步佬竟也一起跟着进来了。大步佬告诉了他们一些关于黑骑手和大敌的消息,并游说他们带上他一起上路。正当弗罗多犹豫不决时,客栈的店主麦曼·黄油菊送来一封甘道夫在三个月前就留给他、却因为健忘而没有寄出的信。甘道夫在信中敦促弗罗多尽早离开夏尔,并隐晦地解释了大步佬的身份,众人看了信后终于决定接纳大步佬的加入。

此时早先出门散步的梅里突然回来,称自己看见了黑骑手。安全起见,大步佬给四个人换了房间,伪造了床铺。当晚,大敌的铁骑踏过夏尔、雄鹿地与克里克洼,杀至跃马客栈,将四人原来的房间搜了个遍,小马也全不见了,幸而他们早有准备、不曾受伤。花高价买下比尔·蕨尼唯一一匹瘦马,一行人收拾停当后朝荒野动身,穿过切特森林蚊水泽,最终在第六天中午抵达风云顶

逃亡渡口

大步佬在风云顶的乱石堆中发现了疑似甘道夫留下的记号,但就在此时,黑骑手们也陆续到达了山底,由于害怕被发现,他们只能在风云山过夜。当晚五名黑骑手向他们发起了攻击,弗罗多难以抗拒诱惑、带上了魔戒,看清了黑骑手的真身。他挥剑砍向其中一人,却也被敌人的刀刺中了肩膀。

受伤的弗罗多手臂麻木、浑身发冷,由于刺伤他的刀是大敌的武器、有令人褪隐的力量,大步佬找来的阿塞拉斯草也并无太大疗效。五人决定尽快离开风云顶,为避人耳目,他们横穿东大道深入林木茂密地带、向南走了一段后再取道东北,最终重新回到东大道上,走最后大桥渡过苍泉河。此后他们转离大道,因迷路而向北绕了些远路,经过霍比特人剧情中差点儿煮了比尔博的食人妖的旧址后,再次回到大道上,一路向东直取布茹伊能渡口:那里是前往幽谷的渡口。此时距五人离开风云顶已过去12天,路上他们遇到了格罗芬德尔领主,他奉命从幽谷出来寻找他们。格罗芬德尔检查了弗罗多的伤口,坦言自己也无法应付,并说服弗罗多骑上自己的白马阿斯法洛斯。当他们接近渡口时,九名黑骑手齐齐追来,阿斯法洛斯带着弗罗多飞奔向布茹伊能河对岸,紧接着暴涨的河水吞噬了敌人。

埃尔隆德的会议

之前的危机令弗罗多陷入昏迷,赶来的精灵们将他送去幽谷,埃尔隆德领主从他肩膀的伤口里取出刀刃碎片,治好了他。弗罗多醒来后,惊喜地发现甘道夫也已安全抵达。当晚,为了庆祝弗罗多康复,幽谷举办了盛大的晚宴,宴会上弗罗多见到了埃尔隆德之女阿尔玟、曾与比尔博共赴孤山的矮人格罗因。饭后,弗罗多在火焰厅见到了阔别17年的比尔博,比尔博要求看一眼魔戒,但被弗罗多拒绝了。

第二天幽谷召开了埃尔隆德的会议,会上埃尔隆德向众人讲述了魔戒的来龙去脉。最终,所有人都同意:魔戒必须被送去魔多的末日山销毁。弗罗多主动请缨带走魔戒,另有莱格拉斯吉姆利阿拉贡(即大步佬)、波洛米尔、甘道夫,以及山姆、梅里、皮平共八人,一行九人组成了远征队,于12月末启程奔赴魔多。出发前,比尔博将自己的刺叮秘银锁子甲送给了弗罗多。

持戒南行

远征队离开幽谷后,沿着迷雾山脉西侧一路南下,约两周半后抵达了红角峰。他们本打算爬上红角门、在此处翻越迷雾山脉的隘口,但反常的暴风雪令他们寸步难行,兼以被狼群追击,只得选择另一条黑暗又秘密的路:穿越墨瑞亚矿坑。墨瑞亚西门口原本有一条西栏农溪,如今遭堵塞、汇聚起一个大湖,弗罗多在进入墨瑞亚前险些被水中的监视者拖入湖里淹死。一行人在地底走了约一天半后,抵达巴林的墓室——马扎布尔室,并在那里遭遇了奥克的袭击;弗罗多成功击退了一个敌人,却被另一个奥克头目刺中,幸好秘银锁子甲保住了他的性命。战斗结束后,所有人继续向东侧出口奔逃,于距离东门不远的卡扎督姆桥上遭遇了炎魔,甘道夫与炎魔一同坠下深渊,其余人得以逃脱。

墨瑞亚的东大门前方即是镜影湖黯溪谷银脉河以湖泊为源,朝东南方向蜿蜒而下。远征队沿银脉河一路向下走,涉过宁洛德尔溪,最终到达洛丝罗瑞恩。在哈尔迪尔及另两位精灵的护送下,他们深入森林心脏、来到卡拉斯加拉松,见到了罗瑞恩的领主凯勒博恩加拉德瑞尔夫人。他们在罗瑞恩逗留了数日,弗罗多和山姆在某天晚上受邀看了加拉德瑞尔的水镜,弗罗多在镜中看到了白袍甘道夫、一些日后佩兰诺平野之战的景象、以及索隆的魔眼。他也知道了加拉德瑞尔就是精灵三戒之一:能雅的保管人。

休整过后,远征队从罗瑞恩出发、沿安都因大河一路划船下行。出发前,加拉德瑞尔夫人送了每个人一份礼物,弗罗多得到了一个水晶瓶,里面盛有埃雅仁迪尔之星的光芒。乘船途中,几人确认了咕噜一直跟踪在远征队后面。第八天夜里,他们抵达萨恩盖比尔险滩、并遭遇奥克的攻击,弗罗多隐约猜到空中的黑影就是戒灵(那兹古尔)和它的新坐骑。萨恩盖比尔水流浅且急,远征队扛船上岸、绕过险滩后重新下水,经过威严的王者双柱阿刚那斯,在帕斯嘉兰草坪稍作休息。

分道扬镳

至此,远征队必须做出选择:是前往西南方向的刚铎,还是往东南方向走、直奔魔多。阿拉贡提出由持戒人弗罗多做最后决定,波洛米尔受到魔戒的诱惑、悄悄跟上弗罗多并试图强夺魔戒。为了躲开他,弗罗多只能戴上戒指,此时他能看到无数战争的征兆、感觉到邪黑塔的魔眼。为了不让魔戒进一步诱惑远征队的其他人,弗罗多决定独自上路,但山姆追上他、坚持要与他一起出发。两人划船靠向河流东岸,踏上了前往魔多的最后一程。

收服咕噜

靠岸后,弗罗多与山姆将船藏在阿蒙肖的南坡,一路跋涉经过埃敏穆伊山脉。很快,他们就意识到咕噜一直尾随在身后。等咕噜一接近,两人用刺叮和精灵的绳子收服了他。咕噜非常害怕精灵的绳子,弗罗多想起自己曾经与甘道夫聊天时、甘道夫对咕噜的评价,心生同情,要求他发誓为自己效力、随后解开了束缚。咕噜带领他们离开埃敏穆伊,穿越死亡沼泽,途中数次遇上戒灵在空中飞过。

两天后,他们抵达沼泽尽头,面前就是扼守魔多西北部隘口的黑门魔栏农。这里重兵把守、绝无通过的可能,弗罗多本想独自闯进去,但咕噜拦住他、劝他跟着自己走另一条秘密小路:那条路通往恐怖的奇立斯乌苟隘口,它位于魔多西部的“阴影山脉”埃斐尔度阿斯,是魔多西侧唯一的出路。

三人沿阴影山脉一路南行,经过伊希利恩地区时,因生火炖肉被刚铎的统帅、波洛米尔的弟弟法拉米尔及其手下发现。伊希利恩早已沦陷,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伏击南蛮子,战斗中弗罗多和山姆有幸见到了巨大的猛犸。战斗结束后,法拉米尔问起弗罗多关于远征队的事情,他透露了自己的哥哥波洛米尔已经死亡,并一度为弗罗多刻意隐瞒伊熙尔杜的克星——曾在指引波洛米尔前去幽谷的谜语中提及——一事而不满。接着,法拉米尔带两人前往避难地,“落日之窗”汉奈斯安努恩,并招待他们晚餐。饭后交谈时,山姆不甚说出了魔戒一事,法拉米尔这才知道“伊熙尔杜的克星”就是魔戒,明白了弗罗多先前有所隐瞒的原因。但他坚持自己绝不会受其诱惑,“就算我在大道上发现它,我也不会拿”,以此赢得了两人的信任。

凌晨,法拉米尔叫醒弗罗多,带他前往水潭边,指给他看偷偷闯入汉奈斯安努恩捉鱼的咕噜,被惊醒的山姆也一起跟了过去。法拉米尔担心咕噜会泄露这个藏身地,想杀了它,但弗罗多再次为它求情,并亲自下到水潭边、将它制服。经过一番盘问,法拉米尔知道了咕噜打算带他们前往奇立斯乌苟,极力劝阻,但弗罗多坚持自己别无他法。第二天,法拉米尔为他们准备好食物和手杖,与他们告了别。

蜘蛛山口

三人贴着阴影山脉继续往南跋涉,到了第三天傍晚,他们终于抵达了十字路口,北通往魔栏农、南通向哈拉德地区,西由欧斯吉利亚斯一路通来,东则深入米那斯魔古尔。天色暗沉,太阳不再升起,三人在正对米那斯魔古尔北门的山坡上目睹了奥克大军出征。

当晚他们爬完两段阶梯,稍作休憩;第二天,由咕噜带着进入了希洛布的巢穴。在洞穴里,咕噜背叛了弗罗多与山姆,自行离开,将两个霍比特人留给饥饿的蜘蛛希洛布。弗罗多不幸被希洛布叮咬、并用蛛网包裹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山姆大怒,用加拉德瑞尔夫人的星光水晶瓶和手中的剑刺伤、赶跑了敌人。他以为弗罗多已经死亡,悲伤过后决定带走魔戒,继续征途。但事实上弗罗多尚未死去,他被一群奥克发现、接着被带去了监视塔楼

末日罅隙

偷听奥克聊天的山姆意识到弗罗多没有死,他设法进入监视塔楼,救出了弗罗多,两人伪装成奥克逃出塔楼,翻过山壁进入魔盖地区。此时是第三纪元3019年3月15日的早晨,佩兰诺平野之战刚刚打响,弗罗多和山姆两人沿阴影山脉的东侧峡谷往北绕行,试图找到一条能接近末日山的路。3月18日,两人到达艾森毛兹,随后被一队奥克发现,并被迫与他们一同行军。

所幸,一天后奥克队伍抵达乌顿谷的大门处,与其他几支队伍会师并引发骚乱。弗罗多和山姆趁乱逃脱,继续朝末日山和邪黑塔进发。3月25日,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但就在末日罅隙之前,弗罗多受魔戒影响、戴上魔戒,并宣称了自己的所有权。此时一路尾随而来的咕噜飞扑向弗罗多,将他的手指咬断、成功抢到魔戒,却在狂喜中不慎坠落罅隙,被火山吞噬。至此,魔戒终于成功被末日山的火焰销毁,持戒人完成了使命。

重返家园

鹰王格怀希尔及其兄弟蓝德洛瓦美尼尔多从末日山的山脚下载回了弗罗多与山姆。两人在伊希利恩休整了一个月,期间他们在科瑁兰原野获得众人礼赞,惊喜地发现大步佬成为了刚铎的国王,并与护戒队的同伴重逢。5月1日,众人随大军重返刚铎,大步佬——如今应被称为国王埃莱萨,举行了加冕礼,弗罗多为他戴上王冠。6月底,阿尔玟、埃尔隆德及其他幽谷的精灵们抵达刚铎,埃莱萨与阿尔玟举行婚礼。随后阿尔玟将自己的白宝石项链赠与弗罗多,并表示他将代替自己前往西方。

7月22日,弗罗多和同伴们跟随希奥顿的护卫队从刚铎出发、并于15天后抵达埃多拉斯。众人参加了希奥顿的葬礼,接着重访了海尔姆深谷艾森加德。他们在范贡森林与莱格拉斯、吉姆利告别,随后在日落时分,他们与国王分别。

下一个与他们分别的是凯勒博恩领主和加拉德瑞尔夫人,两人在行至洛斯罗瑞恩时挥别众人、返回家园。9月21日,四个霍比特人、甘道夫和剩余的精灵终于抵达幽谷,在那里,弗罗多再一次与比尔博重逢。

他们在幽谷休憩至10月5日,随后再次上路。甘道夫一直随四人走到跃马客栈,

名字与称号

家谱

 
 
 
 
 
 
 
 
 
 
巴尔博·巴金斯
1167
 
 
 
贝瑞拉·博芬
 
 
 
 
 
 
 
 
 
 
 
 
 
 
 
 
 
 
 
 
 
 
 
 
 
 
 
 
 
 
 
 
 
 
 
 
 
 
 
 
 
 
 
 
 
 
 
 
 
 
 
 
 
 
 
 
 
 
 
 
 
 
 
 
 
 
 
 
 
 
 
 
 
 
 
 
 
 
 
 
 
 
 
 
 
 
 
 
 
 
 
 
 
 
 
 
 
 
 
 
 
 
 
 
 
 
 
 
 
 
 
 
 
 
 
 
 
 
 
 
 
 
 
 
 
 
 
 
 
 
 
 
 
 
 
 
 
 
 
 
 
 
 
 
 
 
 
 
 
 
 
 
 
 
 
 
 
 
 
 
 
 
 
 
 
 
 
 
 
 
 
 
 
 
 
 
 
 
 
 
 
 
 
 
 
 
 
 
 
 
 
 
 
 
 
 
 
 
 
 
 
 
 
 
 
 
 
 
 
 
 
 
 
 
 
 
 
 
 
 
 
 
 
 
 
 
 
 
 
 
蒙果
1207-1300
 
劳拉·挖伯
 
 
潘西
1212
 
法斯托夫·博尔杰
 
 
 
 
 
 
 
 
 
 
 
 
 
 
 
 
 
 
 
 
 
 
 
 
 
 
 
 
庞托
1216-1311
 
米莫莎·邦斯
 
 
 
 
 
 
 
 
 
 
 
 
拉果
1220-1312
 
坦塔·吹号
 
 
 
 
 
莉莉
1222-1312
 
托果·强身
 
 
 
 
 
 
 
 
 
 
 
 
 
 
 
 
 
 
 
 
 
 
 
 
 
 
 
 
 
 
 
 
 
 
 
 
 
 
 
 
 
 
 
 
 
 
 
 
 
 
 
 
 
 
 
 
 
 
 
 
 
 
 
 
 
 
 
 
 
 
 
 
 
 
 
 
 
 
 
 
 
 
 
 
 
 
 
 
 
 
 
 
 
 
 
 
 
 
 
 
 
 
 
 
 
 
 
 
 
 
 
 
 
 
 
 
 
 
 
 
 
 
 
 
 
 
 
 
 
 
 
 
 
 
 
 
 
 
 
 
 
 
 
 
 
 
邦果
1246-1326
 
贝拉多娜·图克
 
贝尔芭
1256-1356
 
鲁迪加·博尔杰
 
朗果
1260-1350
 
卡米莉亚·萨克维尔
 
琳达
1262-1363
 
波多·傲足
 
宾果
1264-1360
 
契卡·胖伯
 
罗莎
1256
 
希尔迪格里姆·图克
 
 
 
波罗
 
 
 
 
 
 
 
 
 
 
 
 
佛斯科
1264-1360
 
鲁比·博尔杰
 
 
 
 
 
 
 
 
 
 
 
 
 
 
 
 
 
 
 
 
 
 
 
 
 
 
 
 
 
 
 
 
 
 
 
 
 
 
 
 
 
 
 
 
 
 
 
 
 
 
 
 
 
 
 
 
 
 
 
 
 
 
 
 
 
 
 
 
 
 
 
 
 
 
 
 
 
 
 
 
 
 
 
 
 
 
 
 
 
 
 
 
 
 
 
 
 
 
 
 
 
 
 
 
 
 
 
 
 
 
 
 
 
 
 
 
 
 
 
 
 
 
 
 
 
 
 
 
 
 
 
 
 
 
 
 
 
 
 
 
 
 
 
 
 
比尔博
1290
 
 
 
 
 
 
 
 
 
 
 
 
 
奥索·萨克维尔-巴金斯
1310-1412
 
洛比莉亚·绷腰带
 
(奥多·傲足)
1304-1405
 
 
 
 
 
法尔科·胖伯-巴金斯
1303-1399
 
 
 
 
 
 
 
 
 
波斯科
1302
 
吉莉·棕发
 
普里丝卡
1306
 
威利博尔德·博尔杰
 
朵拉
1302-1406
 
卓果
1308-1380
 
普莉缪拉
 
 
 
杜多
1311-1409
 
 
 
 
 
 
 
 
 
 
 
 
 
 
 
 
 
 
 
 
 
 
 
 
 
 
 
 
 
 
 
 
 
 
 
 
 
 
 
 
 
 
 
 
 
 
 
 
 
 
 
 
 
 
 
 
 
 
 
 
 
 
 
 
 
 
 
 
 
 
 
 
 
 
 
 
 
 
 
 
 
 
 
 
 
 
 
 
 
 
 
 
 
 
 
 
 
 
 
 
 
 
 
 
 
 
 
 
 
 
 
 
 
 
 
 
 
 
 
 
 
 
 
 
 
 
 
 
 
 
 
洛索
1364-1419
 
 
 
(奥洛)
1346-1435
 
菲力伯特·博尔杰
 
波佩
1344
 
 
 
 
 
 
 
 
 
 
 
庞托
1346
 
波托
1348
 
皮妮
1350
 
米罗·掘洞
 
 
 
 
 
弗罗多
1368
 
格里福·博芬
 
戴西
1350
 
 
 
 
 
 
 
 
 
 
 
 
 
 
 
 
 
 
 
 
 
 
 
 
 
 
 
 
 
 
 
 
 
 
 
 
 
 
 
 
 
 
 
 
 
 
 
 
 
 
 
 
 
 
 
 
 
 
 
 
 
 
 
 
 
 
 
 
 
 
 
 
 
 
 
 
 
 
 
 
 
 
 
 
 
 
 
 
 
 
 
 
 
 
 
 
 
 
 
 
 
 
 
 
 
 
 
 
 
 
 
 
 
 
 
 
 
 
 
 
 
 
 
 
 
 
 
 
 
 
 
 
 
 
 
 
 
 
 
 
 
 
 
 
 
 
(桑乔)
1390
 
 
 
 
 
 
 
 
 
 
(佩里格林)
 
(梅里阿道克)
 
安杰莉卡
1381
 
(莫斯科)
1387
 
(莫罗)
1391
 
(茉特尔)
1393
 
(明托)
1396
 
 
 
 
 
 
 
 
 
 
 
(强身家后代)
 
 
 


引用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1
话说人皇算坐骑???
7个月
avatar
0
是我搞错了😂😂😂
7个月
avatar
多谷
0
回复@寒三石: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7个月
avatar
多谷
1
太短啦……
19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