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Pospisil - Haradrim Camp.jpg
哈拉德人
Haradrim
分类 人类
居住地 乌姆巴尔近哈拉德远哈拉德
语言 种类繁多,与西部语差异很大
身高 较高
肤色 棕色或者黑色
发色 黑色
眼睛 黑色
阵营索隆结盟
寿命 短于杜内丹人
知名成员 黑蛇
配图:哈拉德人的营地 by Jan Pospíšil

哈拉德人Haradrim),又被称作“南方人”、“南蛮子”、“斯乌廷人”,是对居住在中洲南方哈拉德地区的各民族的统称。哈拉德人残酷、好战,他们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入侵刚铎,是刚铎王国的宿敌之一。

外貌

可参阅:哈拉德人相关的图片。(12张

“哈拉德人”本身并不是一支民族,这个词汇是西部地区的居民对一切居住在中洲南方的民族的统称:因此,哈拉德人的外貌特征不能一概而论。一般来说,居住在近哈拉德地区的民族有着长长的黑发和黑眼睛,皮肤为棕色,体型比较高大;居住在远哈拉德的民族则皮肤黝黑,白眼红舌,被形容为如同食人妖

历史

第一纪元

第一纪元1年,哈拉德人的祖先和其他人类民族的祖先们一起在希尔多瑞恩湖畔苏醒。根据“人类的堕落”这则传说记载,魔苟斯很快就蛊惑了刚苏醒的人类,大多数人类都被迫效忠于他、替他作恶,哈拉德人的祖先很可能参与其中;而少数的反对派则遭受迫害,逃亡西方(这些人类是伊甸人的祖先)。不过,魔苟斯并没有在人类之中居留很久,在他离开东方、回到贝烈瑞安德之后,人类重又变得自由松散,在大地上四处游荡。经过多年的迁徙,哈拉德人的祖先们最终在中洲酷热的南方地区定居下来。

第二纪元

第二纪元伊始,哈拉德人和大多数留在中洲内陆的人类一样,依然野蛮又没有教条,无论对维拉还是魔苟斯的召唤,他们都一视同仁地拒绝。但是,一些在愤怒之战中未被消灭的邪恶人类逃回了中洲东方,他们在蒙昧的哈拉德人心中投下恐惧的阴影,逼迫哈拉德人奉自己为王。于是,哈拉德人被魔苟斯昔日的爪牙所统治,他们生活在黑暗中、深受邪魔侵扰,就连维拉也抛弃了他们。

岁月流逝,被邪恶统治的哈拉德人变得衰弱落后,这是他们的“黑暗年代”;与此同时,生活在努门诺尔岛上的努门诺尔人却愈发智慧、文明。第二纪元600年起,努门诺尔人开始航往中洲,他们对这片被遗弃的大陆感到同情。于是,许多努门诺尔航海者踏上中洲海岸,他们带来了玉米和酒,并教导哈拉德人和其他人类民族种植作物、伐木采石。哈拉德人的生活因此得到改善、忘却了对黑暗的恐惧,他们称呼努门诺尔人为“神”,总是盼望着神的到来。

然而,从塔尔-奇尔雅坦的统治时期起,努门诺尔人不再是对中洲人类的教导者,而把自己看作主宰中洲的王侯。他们在中洲建起港口和要塞、统治当地居民,并且从哈拉德人手中聚敛货物财宝。到了第二纪元后期,努门诺尔人更是经常发动舰队攻打中洲沿海,不断扩张自己的统治范围。由于努门诺尔人的暴政,哈拉德人对其敌意渐长。

因此,当“黑暗魔君”索隆崛起、挑战努门诺尔的权威时,几乎所有哈拉德人都成为了他的仆从。他们在索隆的统治下强盛起来,修建起石墙重镇,并装备着钢铁武器作战。对哈拉德人而言,索隆既是王也是神,他们非常畏惧索隆,因为他用烈火环绕自己的居所。索隆指挥哈拉德人猛烈进攻沿海的努门诺尔人城镇,这大大触怒了努门诺尔国王阿尔-法拉宗第二纪元3261年阿尔-法拉宗率领舰队在乌姆巴尔登陆,哈拉德人不敢抵挡他的大军,纷纷远逃,就连索隆本人也不战而降,被俘虏回努门诺尔

但是,索隆很快就逃出囚禁,甚至成为阿尔-法拉宗王的亲密重臣。因为索隆的蛊惑,阿尔-法拉宗沦为了可怕的暴君,在他的统治时期,努门诺尔人肆意追杀哈拉德人、抢夺他们的财物,甚至宰杀他们用来献祭。一些深受索隆影响的努门诺尔贵族(被称作“黑努门诺尔人”)还在哈拉德人之间掌握大权,其中以赫茹墨富伊努尔最为著名。彼时哈拉德人十分惧怕努门诺尔人,古时仁慈教导者的历史如今被许多恐怖的故事掩盖了。

第二纪元3319年努门诺尔沦亡,但索隆逃回了中洲;第二纪元3429年,他向努门诺尔幸存者建立的刚铎王国开战,为了彻底消灭努门诺尔人,索隆纠集了众多兵力,其中包括数量庞大的哈拉德人军队。第二纪元3441年,索隆的大军被精灵与人类组成的最后联盟击溃,索隆仓惶而逃、哈拉德人作鸟兽散,第二纪元至此结束。

第三纪元

惨败于最后联盟大战之后,哈拉德人九百余年没有和刚铎再起争端。但是那段时期,他们和统治乌姆巴尔、憎恨刚铎的黑努门诺尔人交往甚密,许多哈拉德人和黑努门诺尔人通婚:因此,刚铎国王埃雅尼尔一世第三纪元933年攻取乌姆巴尔后,黑努门诺尔贵族们便逃到哈拉德人中间避难。第三纪元1015年,哈拉德人追随这些流亡贵族,发动强大兵力攻打乌姆巴尔,并且围攻了彼地三十五年,但他们最终被哈尔门达奇尔一世打败。

哈尔门达奇尔一世统治时期(第三纪元1015年 - 1149年)的刚铎国势鼎盛,哈拉德人的诸王被迫顺服它的权威,他们的儿子也作为人质生活在刚铎王庭。那时,哈拉德诸国还和刚铎有贸易往来,刚铎人铺设了西北-东南走向的哈拉德路,一路通往哈拉德地区。不过,哈拉德人与刚铎之间从来没有真正建立过友谊,他们被迫的顺从也只维持了四百余年。

第三纪元1432年 - 1447年,刚铎国内爆发内战“亲族争斗”;第三纪元1448年,在内战中落败的叛军占据乌姆巴尔,成为侵扰刚铎的海盗。失去乌姆巴尔使刚铎放松了对哈拉德人的控制,哈拉德人再度蠢蠢欲动,他们和乌姆巴尔海盗通婚,后者在三代之内就几乎完全被哈拉德人同化。第三纪元1540年,哈拉德人与海盗结盟进攻刚铎,刚铎国王阿勒达米尔战死在哈拉德地区,战争此后延续了十一年,直到哈尔门达奇尔二世大胜哈拉德人。

第三纪元的第十九世纪初期,哈拉德人诸国忙于内战和世仇争斗,不过他们很快就遭遇了一个强大的外敌:崛起于鲁恩战车民在向南扩张的过程中,和哈拉德人与瓦里亚格人都产生了冲突。彼时,索隆的使者想方设法,使战车民、哈拉德人与瓦里亚格人之间缔结了和约同盟,驱使他们从南方和东方两面入侵刚铎。第三纪元1944年,哈拉德人大军配合战车民发动进攻,他们夺取了乌姆巴尔,又越过波洛斯河、涌入伊希利恩南部,但最终败于刚铎南路军统帅埃雅尼尔之手。

随着刚铎渐衰,哈拉德人又对刚铎发动过多次入侵。第三纪元2460年,警戒和平结束、索隆重返多古尔都,刚铎此后遭到奥克乌姆巴尔海盗(这时已经以哈拉德人为主)的进攻。第三纪元2758年,三支庞大舰队从乌姆巴尔哈拉德出发,大举进攻刚铎沿海地区,哈拉德人从多处登陆,甚至远达艾森河河口:他们在那里和黑蛮地人首领伍尔夫会合,参加了推翻洛汗的叛乱。第三纪元2885年,哈拉德人受索隆的使者挑拨,越过波罗斯河入侵刚铎,虽然被刚铎与洛汗的联军击退,但也杀死了洛汗王子伏尔克雷德法斯特雷德

第三纪元末期,索隆重新崛起,而哈拉德人则心甘情愿地再度投靠到他的麾下。魔戒大战期间,多支庞大的哈拉德人军队沿哈拉德路北上、进入魔多,壮大了索隆的势力。第三纪元3018年9月20日,安格玛巫王率领奥克、哈拉德人与东夷的联军,攻陷了欧斯吉利亚斯城的东半部。第三纪元3019年3月7日,法拉米尔在伊希利恩地区伏击了一支哈拉德人军团,将其全歼:但这远远不足以重创数量极众的哈拉德敌军。

魔戒大战规模最大的战役佩兰诺平野之战中,哈拉德人的军队是索隆的主力之一,他们的骑兵数量众多;哈拉德人训练的猛犸更是给刚铎和洛汗联军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它们不仅被用于拖动攻城机械,而且对付骑兵非常有效。尽管佩兰诺平野之战最后以索隆阵营的失败告终,但哈拉德人战斗得十分凶狠顽强,几乎无人逃命:据说关于这场战役,传回哈拉德人当中的,只有一则述说刚铎的愤怒和恐怖的传说。

魔戒大战结束之后,战败的哈拉德人派出使节前往刚铎,与刚铎国王埃莱萨签订了和平协议。这一段和平关系至少维持到了埃尔达瑞安统治的末期(第四纪元的第三个世纪初),此后的历史则再无记载。

文化

语言

我们对哈拉德人的语言知之甚少。已知的唯一一个来自哈拉德语言的词汇是“猛犸”(Mûmak),意指哈拉德人驯服的战象。在早期的手稿中,甘道夫的别名“因卡努斯”(Incanús)也源于哈拉德人的语言,意为“北方间谍”,但这个设想后来被抛弃了。对于刚铎人来说,哈拉德人的语言听起来粗厉刺耳,如同野兽和食腐鸟一样。

服饰

哈拉德人喜欢猩红色和金黄色。他们常披着红色斗篷,在脸上涂抹红色颜料,有些人会用黄金把头发编束成发辫,或者佩戴黄金耳环。哈拉德人的旗帜多为红色(比如,佩兰诺平野之战中哈拉德人首领的旗帜,是猩红底色上饰有一条黑蛇),就连长矛的尖端也涂成红色。此外,他们还给战象的獠牙安上金箍,在战象的身上铺设金红两色的饰毯。

军事

哈拉德人最为著名的军事武器是他们训练的战象猛犸。猛犸的体型非常庞大,它们的背上可以扛起战塔,也可以拖动例如攻城塔一类的战争机械;弓箭无法射穿它们粗厚的皮肤。在战场上,猛犸是克制骑兵的利器,因为马匹害怕猛犸,面对它们时会退缩或者逃跑。哈拉德人的军队则能够以猛犸为掩护,在其周围不断重新集结。然而,陷入狂怒的猛犸对于交战双方都是巨大的威胁,它们会无差别地践踏敌军和哈拉德人军队。

哈拉德人军队一般装备有弯刀、长矛和剑,黄黑相间、镶有大钉子的圆盾,以及用层叠的黄铜板制成的甲胄。德国托尔金研究者安德烈亚斯·默恩推测,因为哈拉德人在第二纪元末期就被记载有着钢铁装备,所以他们在第三纪元末期仍然使用黄铜盔甲这一事实,只能被认为是军事技术倒退的结果。

名称释义

“哈拉德人”(Haradrim)这个名称是辛达语。其中,harad意为“南方”,-rim是表示“一大群”的后缀。

“斯乌廷人”(Swertings)则是霍比特人对哈拉德人的称呼,这个名称显然来源于西部语中的“黝黑人类”(Swarthy Men)一词。他们只在霍比特人的传说中被提到:生活在太阳地的斯乌廷人骑着毛象作战。

来源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