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伦拔,“世界之墙”,凌驾于世间万物之上。它如坚冰、如玻璃、如精钢,冷峭、澄澈、坚硬,远超凡间儿女的想象。“世界之墙”目不可见,若非取道“黑夜之门”,亦不可穿越。

在“世界之墙”下,是环抱在大地周围的薇雅,“外环海”。但是,在大地下方,薇雅犹如深海;而在大地的上方,薇雅则如同穹苍。乌欧牟就住在大地下方的薇雅之中。

维斯塔,“天空”,笼罩在大地之上,可供飞禽和云朵居住。因此,它较高的区域被称为范雅玛,“云朵之乡”;较低的区域被称为爱温诺瑞,“飞鸟之地”。然而,维斯塔仅仅笼罩着中洲和内海,它的西边以维林诺山脉为界,东边以太阳之墙为界。因此,云朵极少飘入维林诺,凡间的飞禽也不能横越维林诺山脉的险峰。但是在世界的北方和南方,在那些冰冷沉暗之地,中洲大地已经十分靠近“世界之墙”——薇雅、维斯塔与伊尔门就在那里汇聚。

伊尔门是一层澄澈、纯净的空气,闪烁着熠熠光辉,但它自身并不发光。伊尔门位在维斯塔之上。它的最厚之处在西边和东边,最薄之处在北边和南边。维林诺的空气就是伊尔门,但一些维斯塔也会不时渗进精灵家园,因为精灵家园有一部分位于维林诺山脉东侧的山脚下。当维林诺归于幽暗时,倘若这些渗入的维斯塔还没有被蒙福之地的光华净化,它们就会化为阴翳和灰霭。伊尔门和维斯塔本质上很像,它们彼此可以混合;区别只在于,伊尔门是供诸神歆享的空气,而且星体在伊尔门之中运转,使它得到净化:因为,瓦尔妲将众星的轨道规划在伊尔门之中,后来诞生的日月亦是如此。

除了曼威的仆从,或是被曼威赐予和他的仆从相同力量的人,没有谁可以穿越维斯塔。因为位在维斯塔之上的伊尔门,肉身凡躯不受保护便无法承受;更不必说伊尔门之上那冰冷稀薄的薇雅了。经由维斯塔,可以前往凡世;经由伊尔门,可以直到维林诺

维林诺大地向西延伸,最终接近了外环海。因为外环海在世界的东边和西边最窄(而在北方和南方最为幽深),所以维林诺的极西海岸离“世界之墙”不远。然而,在维林诺大地和外环海之间有一道罅隙:这道罅隙之中充满伊尔门。因此,如果在伊尔门之中行进,就可以从这罅隙直扎进大地的根底,目睹世界根基中的岩洞和地穴。这里,就是乌欧牟永恒的居所,中洲大地众水的源头。乌欧牟会将薇雅和伊尔门送入大地的所有脉络,以洁净海洋与河流、湖泊与喷泉;众水之中因而混杂着薇雅、伊尔门与阿姆巴(“泥土”)。所以,流水携带着深渊与高空的记忆,携带着乌欧牟的智慧与乐曲,携带着穹苍中星辰的光辉。

有时,繁星会隐匿在乌欧牟的国度之中,月亮也时常在这里徘徊许久。但太阳并不在此地停留。她匆匆行经大地下方,以免黑夜过长,邪恶在月光下横行;然后她就会被乌欧牟的仆从拉出外环海,重焕温暖与生机。因此,人们以太阳的来去计算时日。她在伊尔门的低层区域从东方航往西方,荣光遮蔽了星辰;她会横越大地中央的上空,但并不停留;她会朝北或朝南调整自己的路线,不是由于任性,而是由于季节的改变。她从太阳之墙后升起,就是白昼;她沉落到维林诺山脉背后,就是黑夜。

然而,在维林诺,昼夜与中洲不同。因为维林诺最明亮的时刻是夜晚。彼时,太阳会在蒙福之地暂作休整,躺在外环海的清凉怀抱中。当她沉下海去时,外环海的海水被加热了,水上光华犹如多彩的火焰,这也使得维林诺在太阳离开之后仍享有许久光明。不过,当太阳行经大地下方,朝东方前进时,这光华渐渐消逝,维林诺又归于幽暗,这时诸神会对劳瑞林的凋零感到格外悲伤。黎明时分,夜色乌沉,维林诺山脉会在诸神的宫殿上投下浓浓的阴影。但月亮很少在维林诺停留,他总是匆匆越过大地,然后一头扎进充斥着伊尔门的罅隙。因为他总想设法靠近太阳,偶尔也能赶上她,然后就会被她的火焰灼伤,月船也因此变得黯淡了。有时他会在太阳离开之前就在维林诺升起,这时他会落下穹苍、去和爱人相会:如此,金光便与银光交织融合,令诸神莞尔,因为这使他们想起了久远年代里,劳瑞林熙尔皮安交织的光华。

维林诺山脉西侧的山脚起,维林诺大地的地势向西稳步下降,西海岸的海拔与内海的底基平齐。如前所述,在西海岸之外不远,就是“世界之墙”;而维林诺中部的西海岸,正朝向安多·洛门,“永恒黑夜之门”。这道门开在“世界之墙”上,朝向边墙外的空虚之境:因为世界就是奠立在库玛,“空虚之境”的深处,那里只有永恒无垠的黑夜。然而,除了大能的维拉,谁都无法横越那道罅隙、穿过环抱的外环海,到达“黑夜之门”。在推翻魔苟斯之后,维拉塑造了“黑夜之门”,并将他从这门推入“空虚之境”;埃雅仁迪尔永远看守着它。

中洲位于世界的中央。中洲大地的表面与大地上方的外环海之间的距离,和它与大地下方的外环海之间的距离,是相等的。太古时代,中洲大地的面貌就是如此。它的中央地区最高,随后地势向东边和西边陡降,直至成为两道广袤的峡谷。然后,地势又陡然上升;最后,在中洲大地的边缘地区,地势第二次突然下降。太古年代的海水淹没了东边和西边的峡谷,于是出现了两片海域:西海的海岸是西边的高地和中央地区的西岸,东海的海岸是东边的高地和中央地区的东岸。然而,大地的中央地区没有朝北边和南边下降。因此,人们可以走陆路前往北方和南方,最终会抵达大地尽头充盈着伊尔门的裂罅。彼地,太古年代的海水急速泄下裂罅,这巨大瀑布形成了坚冰,因为极南和极北之地冰冷严寒。因此,世界北边和南边的裂罅被坚冰封冻,冰面一直延伸到外环海,甚至直到“世界之墙”。

据说,维拉降临进入世界时,他们首先来到世界中央的中洲(不过,米尔寇降临到世界的极北地区)。彼时,维拉辛勤于整顿世界,于是他们取了一片土地,塑它为岛,封它为圣,然后将它安置于西海之中。这就是众维拉的第一处家园。在其他地方有所描述,维拉希望修建巨灯,于是米尔寇提供自己的帮助,创造出一种坚硬美丽的物质,用来制作灯柱。他将灯柱安放在中洲中央的北边和南边,但离裂罅尚远。然后诸神将两盏巨灯安置在灯柱之上,于是巨灯的光芒照亮了大地。

然而,米尔寇欺骗了维拉,因为灯柱是他用冰塑造。于是灯柱融化,灯体毁灭,灯火迸洒。然后,冰柱的融水在北边和南边形成了两片大海,因此中洲的中央地区也被分成了三份:北方陆地、中央陆地和南方陆地。随后,维拉就离开了西海中的大岛,迁居到西方。在西边高地的海岸上,他们筑起了险峻的山脉,而在山脉后方,他们建立了维林诺。因为维林诺山脉弯向后方,所以维林诺中部的土地最为广阔,彼地的山脉尚且顺着海岸绵延。而在南方和北方,维林诺山脉一直延伸到裂罅附近。在维林诺的北方和南方,都有一片位于山脉之外的土地:北边的土地是伊茹曼,南边的土地是阿瓦林。他们都是幽暗不毛之地。这两片土地和中洲之间只有窄窄的海峡,但海峡中充满坚冰。

为了巩固维林诺的防卫,维拉中洲大地推往东边,大地因此有了褶皱。于是,西海就成了世间所有海洋中最宽广的。世界东方的模样很像西方,只是东海相对要窄一些。对东海以东那片被称为太阳之地的大陆,人们所知甚少。这片土地有山脉矗立,虽然不像维林诺山脉那样高耸入云,但也堪称险峻:这座山脉就是太阳之墙。因为大海的分隔,太阳之墙的面貌无人知晓,也许只有飞鸟例外。

维拉将大地推往东边时,因为牵引拉扯,出现了四座山脉:两座山脉在北方大地,两座在南方大地。北方大地的西部是蓝色山脉,东部是红色山脉;南方大地的西部是灰色山脉,东部是黄色山脉。然而,在世界的北方,米尔寇竖立起了“北方诸塔”,即铁山脉,作为他的屏障。铁山脉从东向西延伸,望向南方。而中央的陆地上耸立着名为“风之山脉”的群峰,因为从东方吹来的强风终年呼啸其间。人类祖先的苏醒之地,希尔多瑞恩,位于山脉与东海之间。而精灵的苏醒之地,奎维耶能,在赫尔卡海的北边海岸上。

然而后来,“众神之战”打响了。维林诺发动大军征讨米尔寇的堡垒乌图木诺,并捆走了米尔寇。中洲对称的形状在那段时期遭到了改变。北方的大海赫尔卡变成一个内海,一片大湖;而南方的大海凛吉尔变得更宽更广,它朝东北奔涌,两端的海峡连接了西海与东海。

第二次众神之战再度推翻了魔苟斯,也又一次使世界面目全非。后来,当无数年月匆匆流逝,世界的面貌也一直都在改变。然而最彻底的改变,乃是世界被变成圆形,维林诺被挪出世界。这场劫难在努门诺尔人诸神的国度宣战的时刻降临,这个故事在别处已有讲述。从此之后,世界就逐渐遗忘了曾经存在的事物;对昔日大地和流水的记忆,也逐渐遭人离弃了。

avatar
多谷

多谷的更多文章

刚铎的河流与烽火丘
  5     0
第三个流亡王国
  5     5
布拉多辛是何许人?
  5     1
5.0
5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一直觉得米大用冰柱造灯柱,还说这种材料坚不可摧,真是绝了😂😂
6个月
avatar
1
表白大大!期待下文٩(๑❛ᴗ❛๑)۶
8个月